產去九宮格會議業含“綠” 大地吐“金”_中國網

從高空俯瞰,陽光照射下,荊楚大地四處波光粼粼。長江及其最大支流漢江,在我國中部重要腹地——湖北,編織出密集的水網,河流縱橫,湖泊密布。

水多,是湖北省最大的特點、最大的省情。“江河屬性”渾然天成的湖北,是我國生態大省,水凈地綠,物華天寶;也是農業大省,農林牧漁業總產值位居全國第五,稻漁綜合種養面積全國第一,穩坐全國淡水漁業第一大省交椅……

湖廣熟,天下足。作為農林牧漁業總產值全國排名比全省生產總值排名還要靠前的省份,農業是湖北省的“壓艙石”。傳統農業如何高質量發展?戰略導向上要堅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戰略路徑上則要加快發展新質生產力。湖北省以顛覆性的新技術、集約高能的新裝備、業態升級的新模式,不斷提高農業的含“新”量、含“綠”量、含“金”量,為農業高質量發展和綠色轉型帶來澎湃增長動力。

新技術,提升農業含“新”量

產業創新最重要的驅動力是科技創新,農業新質生產力之“新”,也首先表現在先進技術的革新與應用上。以農業技術革命性突破催生新產業,讓湖北正逐漸擺脫傳統經濟增長方式和生產力發展路徑。

20世紀后期,長江水質呈惡化趨勢,農業生產經營中,水、土等資源開發強度大,化肥農藥利用不科學不合理,農業面源污染成為水體污染的重要來源之一。湖北痛定思痛,統籌推進長江大保護、流域綜合治理、綠色產業發展,深入實施化肥農藥減量增效行動。截至目前,湖北化肥施用量實現11年連減,令人驚嘆的是,糧食產量卻連續11年在500億斤以上,持續保持高位。湖北是如何持續提升糧食生產效率,扛牢“荊楚糧倉”大旗的?

20年前,全國測土配方施肥技術推廣的序幕從湖北拉開,時至今日,該技術在湖北覆蓋率已超90%。在此基礎上,湖北又開啟了一項新的重大技術——側深施肥。“要繼續保證作物產量和質量,進一步提高肥料利用率,還需要更多配套新技術,使測土配方施肥最大限度發揮效能。”湖北省農業農村廳科技處處長柯楓英說。

四月中旬,在湖北古好石橋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的田時租場地塊,一株株水稻苗直立挺拔,粗壯又整齊,而同一天手工插下的秧苗卻稀稀拉拉,顯得有些“瘦弱”。公司有關負責人陽貴平介紹,過去手工插秧,秧苗要經歷一周的緩苗期才陸續返青,有時追肥效果也不佳,自從使用水稻側深施肥技術,緩苗期大幅縮短,當天插秧第二天秧苗還是翠綠翠綠的。“側深施肥真是革命性的技術!”陽貴平感慨。

側深施肥技術,即采用機械插秧的同時,將肥料施于水稻根系側面3~5厘米、距泥面深度4~6厘米的位置。“相當于把肥料直接送到莊稼嘴邊,便于水稻根系吸收利用。”孝感市云夢縣耕地質量保護工作站站長舒俊華解釋。

水稻側深施肥其實并不是一項多新的技術,對已有技術的效能充分發掘,打通先進技術在推廣上的卡點堵點,通過優化組合、協同互促將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這也是加快培育農業新質生產力的重要方面。

以水稻側深施肥為例,這項技術多年一直未大面積采用,這是為啥?陽貴平坦言,該技術是施肥與插秧同時進行,由于長期受制于農機和肥料配套滯后,好技術一直“養在深閨人未識”。近年來,相應配套技術不斷取得突破,側深施肥技術得以走向田頭“大展身手”。

新肥料雙重“技能”助力水稻增產。“傳統肥料見水就溶解,作物很難完全吸收,且容易造成施肥管孔堵塞。”陽貴平說,公司在測土配方基礎上,選擇了配比合理、造粒均勻、硬度適中的新型緩釋控肥。

“緩釋”技能方面,肥料外部有多層薄膜,能延緩肥料溶解時間,養分釋放一點,作物就吸收一點,不僅不再堵塞管孔,一次性施肥可以滿足水稻整個生長季的營養需求,后期可少追肥甚至免追肥,減少肥料浪費。

“控肥”技能方面,氮磷鉀在不同時期的釋放量可控,前期釋放磷鉀肥更多,利于提高水稻抗性,中后期則逐步釋放氮肥,防止作物脫肥,用來提高產量。

好肥料更需搭配好機具。與傳統插秧機功能單一不同,陽貴平引進的新型水稻插秧施肥一體機,在插秧口側下方“嫁接”了施肥管道,只需選好擋位,便可全自動同步完成插秧與施肥。陽貴平算了筆賬,常規的先施基肥再整地插秧,6000多畝地需耗費一個月時間,如今4至6臺新機器只需不到半個月就能完工,每畝還能節省施肥成本20元。“更關鍵的是,原先肥料直接撒到田里,遇到下雨天,肥料就隨水漂到河流湖泊,現在肥料覆于泥漿中,避免了肥料漂移,從源頭減少了面源污染。”

在湖北,新型農機、專用肥料和配套農藝有機結合形成一套“組合拳”,新技術與老技術的疊加,釋放乘數效應,催生出成倍的效率。陽貴平欣喜地計算著,短短5年間,公司承包的地塊雙季稻畝均增產高達10.9%,頭茬每畝產量1450斤,第二茬平均700斤至800斤,最高甚至能達到1200斤。

結合地方創新、資源優勢,不斷夯實“技術底座”,湖北“含新量”十足的農業科技創新成果,激發了農業生產增長潛力,正不斷實現生產力的躍遷。

新裝備,激活發展含“綠”量

新質生產力本身就是綠色生產力,推動農業發展綠色化、低碳化,加快發展方式綠色轉型,湖北農業高質量發展之路越走越寬。

為恢復漁業資源,改善長江生態環境,2021年1月起,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全面啟動十年禁漁,江湖之中“圍網養魚”的現象不再。長江禁漁后,湖北省淡水水產品養殖面積斷崖式下降,然而,2022年湖北淡水產品產量仍保持全國第一,并已連續27年居全國首位。供給不僅未受影響,反而達到新高度,穩坐全國淡水漁業頭把交椅,湖北是怎樣“煉”成的?

走進位于武漢市蔡甸區的品源盛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養殖基地,遠遠看見幾十個藍色圓圈“浮”在池塘中央。從架設在水面的人行步道行至藍圈邊,才發現原來是一個個直徑4米、瑜伽場地深3.5米的獨立養殖桶“嵌入”水中,鱖魚、鱸魚、鮰魚等各色魚類自在游弋。負責人黃利軍介紹,公司利用天然低洼水澤,打造了池塘“零排放”圈養綠色高效養殖模式。眼前的每個養殖桶容量達25立方米,可養2000斤魚,養殖密度之高,約為傳統土塘養殖方式的3倍,并且實現養殖尾水零排放、無外流。

分享原本散養在自然河道或水庫中的魚,如今被高密度圈養在桶里,品質能得到保證嗎?又如何實現零排放呢?

先來看看圈養桶。圓柱形桶壁布滿孔洞,內部水流與池塘水自由交換,桶內的微孔增氧管滿足魚群耗氧需求,避免魚類扎堆導致局部缺氧。

“重頭戲”則在養殖尾水凈化。“傳統池塘養殖的水體是靜止的,魚一輩子在里面吃喝拉撒,一旦水體惡化導致魚群生病將很難控制。”黃利軍介紹,基地創新采用“異位修復技術”,顧名思義,將尾水“轉移”到別處再凈化處理,該技術的固廢排除率高達90%。

向岸邊望去,尾水凈化桶出水管排出的水,清澈透明、沒有異味,正排向池塘。圈養桶底部混雜著魚類糞便和殘餌的污水,通過管道吸入岸邊的尾水凈化塔,經過固液分離,去除固廢的上清液依次流入三級尾水凈化桶,再經過微生物脫氮除磷處理,回流至池塘重復利用,分離出的固體廢棄物作為肥料發酵后再利用。

尾水流入養殖區之前,還要再渡最后一道“難關”。岸邊與養殖區之間的水體,黃利軍稱之為水體凈化區,池塘底部種植了大量沉水植物,能夠提高池塘自我凈化能力,水草搖曳清晰可見,宛如一片水下森林。

“養魚就是養水,好水才能小樹屋養出好魚!不斷被過濾、凈化的循環水,給魚創造了干凈的生長環境,為高密度養殖提供可能。”黃利軍說,生態化養殖方式顯著提升水質,降低魚類病害發病率,漁藥使用量大幅減少,養出的魚味道鮮、品質高,“魚肚子里那層黑膜沒有了,魚肉一點土腥味兒也沒有,價格比土塘魚高出50%!”

塘外封閉、塘內循環,品源盛是湖北省拓展漁業發展空間、保證淡水產品供給的一個縮影。“十四五”以來,丹江口市新增設施漁業規模58萬立方米;宜昌市大力發展鱘魚工廠化養殖,年產魚子醬100噸至120噸,居全國第二;武漢市建成全省最大的“海鮮陸養”基地,年產6批南美白對蝦,實現四季有蝦上市……

承受轉型之痛,意味著破除痼疾,創新不止。近年來,湖北省大力推廣循環水工廠化、陸基工程化、池塘設施化等現代養殖方式,傳統水產養殖業依靠高科技、高效能,激活產業含“綠”量,逐漸擺脫傳統生產力發展路徑和經濟增長方式。湖北省現有設施漁業規模686萬立方米,規模排名全國第五、中部省份第一,從量變到質變,由產業到產業集群,重塑競爭新優勢,打造了漁業經濟新增長極。

新模式,升級產業含“金”量

扭住傳統種養業提質增效、轉型升級這個“主戰場”不松懈,湖北積極拓展農業生產空間,培育壯大農業領域新產業、新模式,助力農業增產、農民增收。

水潤荊楚,江米如珠,江漢大米是湖北的“代表作”。去年3月,湖北省優質大米省域公用品牌發布,“江漢大米”從此擁有一張嶄新名片。以“魚米之鄉”著稱的湖北,尤其是在江漢平原,稻米和魚是一對“黃金搭檔”,稻魚共養模式已在我國傳承2000多年。經過不斷創新實踐,稻魚共養已發展為“稻漁綜合種養模式”,目前湖北已探索出“稻+鱉”“稻+蛙”“稻+蝦”“稻+螺”“稻+蝦+鱔”等十余種“稻+”創新組合生產模式,稻漁綜合種養模式面積、產量均位居全國第一。

初夏的仙桃市剅河時租場地鎮,連片的池塘碧水悠悠,生機無限。從4月開始,這里的養殖戶幾乎每天凌晨兩點起來捕蝦賣蝦。“今天又收了8萬斤小龍蝦,發往全國各地。”5月26日上午9點,剛剛賣完當天捕撈的小龍蝦,全國水產養殖十強企業仙桃祥宇合作社負責人陳樹重新整理了賬本,“我們這里的小龍蝦賣價最高,今年預計每畝可收小龍蝦280斤,小龍蝦銷售收入畝均4200元。”今年小龍蝦總體價格偏低的行情下,卻比別人賣得好,陳樹的秘訣就是一田三收的“稻+蝦+鱔”模式。

位于潛江市的歲物豐成生態農業合作社同樣是一派豐收景象,與小龍蝦一同收獲的,還有去年投放的黃鱔。負責人毛道元介紹,近幾年小龍蝦養殖產業發展速度放緩,價格波動幅度大,經濟效益大不如前。考慮到黃鱔收購價高,價格穩定,加上當地具備多年黃鱔養殖基礎,他決定在“稻+蝦”共作田塊里放入黃鱔。

共作模式看似簡單,實施起教學來卻不容易。湖北省水產技術推廣總站站長胡振介紹,共作不代表簡單地在時間和空間維度上進行疊加,而是充分研究物種習性基礎上,采用時間和空間分隔技術,下苗時間、共作方式等都十分考家教場地究。

時間維度上,小龍蝦在高于28攝氏度或低于18攝氏度時會打洞穴居,停止生長,黃鱔則在溫度不穩定的季節成活率較低。7月后,大部分小龍蝦捕獲完畢,小蝦開始蟄伏,稻田內養蝦的圍溝閑置,氣溫也趨于穩定,是下鱔苗的好時機。

空間維度上,未被捕撈的小龍蝦在秋季自然繁殖,密度逐漸增大,如不進行控制,會導致翌年商品蝦個頭不足。此時,黃鱔通過捕食弱小病殘的小蝦,將小龍蝦密度控制在合理范圍內,可以將小龍蝦規格提高一至兩個等級,售價提高30%。黃鱔不用特地捕撈,次年收地籠捕獲小龍蝦時一網雙收即可,生態化養殖方式也降低了黃鱔集體繁育的密度,減少疾病發生,半野化的黃鱔更易存活。

蝦鱔雙收,水稻“得利”。小龍蝦和黃鱔的糞便為水稻提供養分,加上二者頻繁活動,改善了農田生態結構與功能,提高水稻品質。去年,祥宇合作社稻谷賣到1.4元至1.6元/斤,比其他地區同類稻谷高出0.2元至0.4元/斤,黃鱔售價每斤40元還供不應求。

圍繞稻漁特色,湖北為稻、蝦和鱔有機立體結合“量身定制”一套技術模式。除了要掌握養殖時間與空間邏輯,還要保證養殖圍溝的寬度和深度,配套進排水設施,投放蝦苗前對稻田徹底消毒,使產品更健康、安全。

如今湖北的“稻+”模式可以說是五花八門,針對不同的養殖對象和組合方式,湖北研發出專門的技術模式,稻漁綜合種養效益持續走高,真正實現一水兩用、一田雙收、穩糧增效、糧漁雙贏、生態環保。從2005年起步期的十幾萬畝滾動發展,到2023年的839.6萬畝,湖北省稻漁綜合種養面積已占全省中稻田的25%以上,產值從不足3億元飆升到1000億元,水產品產量從幾千噸增長到100多萬噸,農民實現畝均增收800元到1000元以上,新產業、新模式換來了實打實的“真金白銀”。

聚焦“新”的力量,突出“綠”的底色,湖北省傳統種植業與養殖業做出了新文章,老樹發新芽,實現產業發展的脫胎換骨、強筋壯骨,形成推動高質量發展合力。回過頭看,綠色發展是高質量發展的底色,新質生產力本身就是綠色生產力,摒棄損害、破壞生態環境的發展模式,改變過度依賴資源環境消耗的增長方式,湖北正推動傳統農業發展綠色化、生態化,高質量發展之路將越走越寬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